首页 > 军事 > 环球军情 > 正文

95后全国人大代表:从“空中玫瑰”到“沙场格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3-07 09:05:53

忆往昔,雄鹰陪伴;看今朝,长剑在手。

从四川科技学院的“准空姐”到西藏军区某炮兵旅的“女炮长”,袁远完成华丽转变,那朵“空中玫瑰”已成“沙场格桑”。从军五载,两立军功,这位95后全国人大代表,用精准的弹着点诠释报国理想。

从“空中玫瑰”到“沙场格桑”

天苍苍,野茫茫,她也一度在飞翔。

一架客机越过头顶,勾起一段回忆。袁远向天空挥挥手,把思绪拉回当下,曾经专修空中乘务的她,此刻傲立高原沙场,倚在大国利器旁边。

入伍

初冬,袁远第30次按下新型装备的“点火钥匙”。瞬间,炮弹挟风裹雪磅礴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目标区……“袁班长,你的火炮自带导航啊!”战友冲着袁远竖大拇指,她像黑玫瑰一样幸福绽放。

父母看到独生女儿的视频新闻,既心疼,又欣慰,左邻右舍也纷纷投来赞许目光。

袁远的祖父是老西藏,那件被冰刀划破的旧军装成了传家宝。对袁远而言,那是一本读不完的“安徒生”。缝缝补补的针线、浸染难拭的血渍、泛黄欲坠的领扣……每当她用瘦小的身躯顶起那件厚重的军衣,仿佛就能看到祖父在雪域高原爬冰卧雪、战天斗地的情景。耳濡目染间,一身冰雪、两肩霜花的西藏军人形象在她心里扎下了根。

念念不忘,终有回响。5年前,穿上航空制服仅一个月的袁远,悄然报名参军,执意坐上前往西藏的航线。母亲忧中带劝:当兵我支持,可女孩子在高寒缺氧的地方怎能吃得消?父亲“独裁”一回:我觉得挺好,就让远娃跟着爷爷的脚步走……

抛开家人的牵挂,跨越极限的关卡,18岁的袁远,走进我军驻防海拔最高的炮兵部队。

新兵开训那天,新型装备列阵,袁远第一次感受到了火炮的“万有引力”,清澈的眼眸里硝烟弥漫……

有了开训动员的铺垫,袁远的心里从此住着一个女炮兵。哪知,事与愿违,袁远被分配到了通信专业。三尺机台,电话为伴,她默默将对火炮的那份情愫深埋心底。在为演习提供通讯保障时,袁远为新型火炮发射的壮观场面所震撼。这一次,她铁了心要转岗追梦。战友笑她偏执,声称炮兵是男人的专属,你去就真成“娘炮”了。

袁远气得急火攻心,身高1米74的她手叉腰,喘粗气,做出一副要“喷火”的架势:“打仗不论性别,子弹不长眼睛,谁说女兵只能在后方,而不能上火线立功?!”

机会来了——4年前,单位组建女子战炮班,袁远先任炮长,后当班长,挑重担,挽强弓,展示了半边天的别样风采。

炮长

新型火炮虽是伙伴,却不懂怜香惜玉,要想玩转这个庞然大物,需要下番苦功夫。上岗第一天,满心期待的袁远便是一个激灵:搬运100斤重的沙袋4小时往返100次以上,这是女子炮兵要迈的首道体能关卡。

“路是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完。”袁远直面困难的方式简单粗暴:硬撑到底。胳膊酸痛得拿不起筷子,她就直接用手拿包子吃,身板长得壮壮的;中途休息的号声响起,她仍咬牙加练,肩茧磨得厚厚的;别人选择“避避风头”,她竟直面沙尘,肤色变得黑黑的……

千锤百炼,脱胎换骨。拆卸炮弹训练,男兵握拳示威,袁远微笑应战,虽然移动固弹夹略显吃力,但她“拿得起放得下”,不改花容。听到炮后集合口令,别人借梯下车,她直接从两米高的车厢撑手下跳,第一个站到排头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