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华为离职员工口述:被离职的螺丝钉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上海)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9-18 15:02:05

(华为离职员工口述①汤姆波:被离职的螺丝钉)

华为离职员工口述:被离职的螺丝钉

汤姆波/口述 末末/采访整理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三年前,末末离开华为,以反思的心态回顾华为多年的职场经历,写了《别了,华为八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一文,备受关注。此后应出版社之邀写就《神坛在左,华为往右》一书。

作者在华为一直在研发体系,其间待过上海、深圳、西安三个地域。写作期间,先后面见了五十位左右的华为人、前华为人,受访者以口述的形式讲述了围城内外、转身前后的故事。

口述的主人公们有着如下标签:出身一清二白,接受了高等教育,怀抱梦想在职场上奋斗,如今上有老下有小,遭遇职场瓶颈,在理想和现实间碰撞的年轻人。出生于1976~1985年之间,学历以硕士为主,80%来自小城或者农村,收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

如今,华为的工号已经排到了近40万,实际在职员工17万人。相对40万人,几十个样本算是个案,但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些个案中。作者称,这些口述只讲真实故事,无预设立场,至于正面负面,每个人心中有自己的秤。

澎湃新闻请讲栏目经海天出版社及作者末末授权,摘录了书中部分华为离职员工口述,以飨读者。

我是研究生毕业进的华为,写代码出身,工龄十二年,合同到期不续签。

我从小不善言谈,作文写得也不好。当时能进华为我觉得挺幸运的,工资给得不错,人际关系简单,主要是,也不需要接触社会。这里什么都有,商店、食堂、健身房、机票系统、酒店系统,部门还时不时组织个运动啥的…… 我只要一门心思工作就好了。

我和老婆都来自农村,她的家人、我的家人,都以我在华为工作而骄傲。每次回家,村里的人看我的目光,怎么说呢,跟我小时候考了高分,父母看我的目光一样,充满了希望。那个时候我挺心虚的,老怕自己下一次考不了高分让他们失望。现在一样心虚。我这朵贫瘠土地里开出的花,在他们心中光彩夺目,可是往大城市一放,我只是每时每刻都会被人群淹没的那一粒微尘。

从小,我就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这也是家庭唯一的希望。可是这个“知识”,在我们那物质贫乏、思想更贫乏的山村,就只意味着考试成绩。我始终相信,课本上的东西就是知识,全部的知识。在我读大学以前,没有见过课本以外的书。

因为物质的匮乏,因为背负的希望,我整个求学过程不安又焦虑, 一直选择保险的、好走的、代价小的路。比如做试卷,保证简单的题不失分,特别难的留在最后碰运气;平时的训练中,也是优先把简单的知识点掌握到烂熟,再去搞复杂的;高考填志愿,我会留很大的余量,不会想着够一够更好的学校,避免失利;选专业就挑最好就业的;找工作的时候,也正好碰上华为大收割,有保障,就来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没有退路。

进了华为,就像进入一个社会属性单一的世界,这一点很符合我的个性。本来,在大学,有一些价值观的转变初现端倪,比如学习成绩在大学已经不是对一个人判断的唯一标准。那些有才艺能在舞台上说唱逗乐的,那些在运动场上飞扬跋扈的,那些口才一流或者大学期间就会做生意赚钱的,都有令人倾心之处。还有相貌,虽然在传统价值观里一直不提倡以貌取人,但是实际在感官上冲击特别大,光都往那打。学习成绩只是评价一个人的一部分。但是在华为,只要把工作做好就行了,大家普遍不注重穿衣打扮,更没有时间探索精神世界。这种价值观于我是顺水行舟的,我喜欢这种简单,喜欢加班,绩效好了,能多拿不少钱。

讲了这么多题外话,不是为了博得同情,我是想说一个问题,我一直活在生活之外。读书的时候只读书,工作的时候只工作。整个人就没有“长开”,你知道吗?我相信我大脑的很多细胞是没有发育的——那些通往其他社会属性的细胞。

这也就导致了后面的问题。大家都是985、211高校毕业的,谁的智商又能比谁低到哪去,在这里就拼两点,一个是情商,一个是勤奋。我两样都有问题。

先从勤奋说起吧。不是加班就叫勤奋,勤奋也是有方法的。我一直选择好走的路,工作以后还是,那就是做简单的事、容易的事,真的是把人性的本能“一切简单化”发挥到了极致。一个版本的维护,琐碎杂乱,我不嫌;一个升级的版本,只是老的代码做一些调整适配,后期测试工作量巨大,我也乐于接受;抽到资源组做告警梳理……我就一直在这些没有本质提升的执行任务里一年一年加班。主管摸清了我的脾性,很少把复杂的东西给我,我在操作执行的路上越走越远。这应该是自己进入了舒适区。我开始有些浮躁,看不清路,个人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工作很难沉下来,对于需要潜心钻研的技术缺乏必要的耐心。这样下来的结果是看起来各项工作完成得很快,但基本是就问题解决问题, 缺少主动思考、改进,输出也就缺少可圈可点之处。技术任职答辩没有能体现个人价值的关键技术,往上升就成了困难。

直到有一天发现,和我一起工作的都是“90后”了,我才意识到,什么是所谓的核心竞争力、主航道、可替代性。?

再说情商。因为一贯的自卑,我打心里觉得自己没有周围的人优秀,在有机会争取升级的时候,我总是往后缩。还傻傻地抱着一种念头:如果我真的足够好,主管会看见的,他会为我争取;自己为自己争取晋升是可耻的。可是如今,我比同龄人的平均职级低了,是被视为不思进取的,会影响部门积极向上的氛围。而我也看到了晋升的好处,哪怕是揠苗助长式的,责任大、压力大、眼界高,自己的能力才能更快提升,还不只是钱和声誉的问题。?

王小波说:“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这是我自身的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