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 世相百态-冷暖人间-情感频道 - 知音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09 10:30:34

  江苏宜兴,80后不孕小夫妻沈杰与刘曦突遭车祸,留下4枚受精胚胎与4个悲伤的老人。面对空荡荡的家,四个老人欲哭无泪!

  但四枚受精胚胎是他们血脉的延续,也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经过一年多的艰难诉讼,沈杰之父沈新南获得了胚胎的监管权、处置权。可是赢得官司的他们很快又遭遇到诸多法律空白的尴尬,比如个人不能取出胚胎;而代孕在国内又是违法行为……

  他们能否延续血脉,承欢膝下,慰藉此生呢?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沈新南,江苏宜兴人。1959年生,经商多年,在当地小有名气。妻子邵玉妹是全职太太。儿子沈杰性格内向腼腆,在父母眼里非常孝顺。

  2010年初,沈杰与小他一岁的刘曦结婚,可婚后两年多,刘曦迟迟没有生育。2012年2月,夫妇俩来到南京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就诊,夫妻俩签了试管手术协议。

  此后,他们又多次前往医院就医。在治疗过程中,鼓楼医院获卵15枚,受精13枚,分裂13枚,冷冻4枚受精胚胎。

  9月3日,沈杰、刘曦与鼓楼医院签订《配子、胚胎去向知情同意书》与《胚胎和囊胚冷冻、解冻及移植知情同意书》,明确两人在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实施了试管手术,获卵15枚,冷冻4枚,继续观察6枚胚胎。鼓楼医院在该同意书中明确,胚胎在该中心冷冻保存期限为一年;如果超过保存期,沈杰、刘曦选择同意将胚胎丢弃。

  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确定2013年3月25日为刘曦进行胚胎移植手术。然而就在手术前夜,沈杰和妻子在距离沈家一公里左右的乡间道路上,发生车祸,刘曦当场死亡。而沈杰被送往医院后身亡。

  两个家庭如同陷入悲伤的冰窟。他们不敢想象没有子女相伴的未来,他们都曾动过轻生的念头,但最终被劝阻。

  悲伤中,沈新南突然想起来:孩子的胚胎不是还在医院冷冻着吗?那是他们两家的骨血,是全家的希望所在啊!冷冻的胚胎成了他们人生唯一的希望,唯一的安慰。

  四个老人很快商量:要把胚胎取出来!

  当时,中国尚没有男女双方均离世,双方父母向医院讨要受精胚胎的司法案例。而且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也禁止胚胎买卖和代孕技术。

  幸运的是,对于未移植的胚胎管理还没有明确的规定,这是法律的空白。

  2012年4月,沈新南夫妇与亲家来到鼓楼医院要求取回胚胎,但多次交涉,医院均以没相关法律法规为由拒绝了。

  沈新南请来了律师。律师了解案情后,建议沈新南和亲家先确定胚胎继承权:“你们得先确定胚胎属于谁?”沈新南认为,嫁夫从夫是中国的传统,他觉得儿子留下的胚胎理应由他继承。而刘金法则觉得胚胎为小夫妻双方所有,女方家长也应具有继承权。亲家告亲家的目的在哪里呢?就是为了从鼓楼医院获得胚胎的继承权。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2013年11月,沈新南将亲家刘金法、胡杏仙夫妇告上了法庭。因与本案审理结果存在关联性,故宜兴法院追加鼓楼医院作为第三方参加诉讼。

  2014年05月15日下午,宜兴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当庭判决:施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过程中产生的受精胚胎为具有发展为生命的潜能,含有未来生命特征的特殊之物,不能像一般之物一样任意转让或继承,故其不能成为继承的标的。同时,夫妻双方对其权利的行使应受到限制,即必须符合我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律法规,不违背社会伦理和道德,并且必须以生育为目的,不能买卖胚胎等。沈杰与刘曦夫妻均已死亡,通过手术达到生育的目的已无法实现,故两人对手术过程中留下的胚胎所享有的受限制的权利不能被继承。

  法官的槌声一响,也意味着沈新南、邵玉妹败诉。

  法院的判决几乎将他们所有的希望扑灭。而且根据沈杰夫妇与医院签订的协议,冷冻胚胎保存期限为一年。如今保存期已过,他们特别担心医院根据协议可能会抛弃胚胎。

  华山一条路,只有继续上诉。

  鉴于此案是中国首例冷冻胚胎的继承权纠纷,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取证认为,争议焦点为:涉案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的行使主体如何确定?

  2014年9月17日,无锡中院做出了撤销宜兴市人民法院判决。其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上诉人沈新南、邵玉妹和被上诉人刘金法、胡杏仙对涉案胚胎共同享有监管权和处置权:

  1.沈杰、刘曦生前与南京鼓楼医院签订相关知情同意书,约定胚胎冷冻保存期为一年,超过保存期同意将胚胎丢弃,现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合同因发生了当事人不可预见且非其所愿的情况而不能继续履行,南京鼓楼医院不能根据知情同意书中的相关条款单方面处置涉案胚胎。

  2.在我国现行法律对胚胎的法律属性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结合本案实际,应考虑以下因素以确定涉案胚胎的相关权利归属:

  一是伦理。施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过程中产生的受精胚胎,具有潜在的生命特质,不仅含有沈杰、刘曦的DNA等遗传物质,而且含有双方父母两个家族的遗传信息,双方父母与涉案胚胎亦具有生命伦理上的密切关联性。

  二是情感。白发人送黑发人,乃人生至悲之事,更何况暮年遽丧独子、独女!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其父母承欢膝下、纵享天伦之乐不再,“失独”之痛,非常人所能体味。而沈杰、刘曦遗留下来的胚胎,则成为双方家族血脉的唯一载体,承载着哀思寄托、精神慰藉、情感抚慰等人格利益。涉案胚胎由双方父母监管和处置,既合乎人伦,亦可适度减轻其丧子失女之痛楚。

  三是特殊利益保护。胚胎是介于人与物之间的过渡存在,具有孕育成生命的潜质,比非生命体具有更高的道德地位,应受到特殊尊重与保护。在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后,其父母不但是世界上唯一关心胚胎命运的主体,而且亦应当是胚胎之最近最大和最密切倾向性利益的享有者。

  综上,判决沈杰、刘曦父母享有涉案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于情于理是恰当的。当然,权利主体在行使监管权和处置权时,应当遵守法律且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和损害他人之利益。

  3.南京鼓楼医院不得基于部门规章的行政管理规定对抗当事人基于私法所享有的正当权利。

  漫漫长路,他们终于走完了第一段。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可2014年9月,刚一拿到法院判决,沈新南就迫不及待地来到鼓楼医院。他以为,有判决在手,取出胚胎再无障碍。但他再次失望了。鼓楼医院给他开出两个条件:一是要让当地法院执行庭的人一起来取;二是胚胎只能由医院转给医院,不能转给个人,所以需要另一家医院开出接收证明。但代孕在中国是违法的,没有医院敢接下来。

  这也意味着虽然他赢得了官司还是取不出胚胎!

  为了取出胚胎,沈新南想了各种办法,也被骗过。更让沈新南焦虑的是:与此同时,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2个部门曾联合制定方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

  很快,他们获悉有些代孕机构能帮他们取到胚胎并进行代孕。他们也将最后一线希望投向了这些代孕机构。

  对代孕原一无所知的沈新南,也买来关于生育政策、法律及生理知识方面的书籍,开始利用自己有限的文化知识,昼夜刻苦攻读。他还听了许多代孕培训课程,渐渐地,成了半个专家。

  2016年6月的一天,沈新南接触到了一家海外代孕机构,负责人叫刘保君。刘保君自称是中国最早从事代孕行业的人,懂技术,在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均有代孕基地。他告诉沈新南,虽然国内禁止代孕,但在美国以及东欧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允许代孕的存在。沈新南虽然被骗过几次,但他还是不甘心错过这个可能的机会。

  于是,沈新南从宜兴连夜赶到上海,与刘保君见面。刘保君告诉他,他能搞定从开出医院接收胚胎的证明、保证液氮环境,解冻胚胎、移植手术等整套流程。

  刘保君还看了4枚受精胚胎的相关医院文件和资料,他认定胚胎质量、分裂冷冻情况相对较好,代孕成功率比较大。

  经过协商,刘保君提出了代孕的价钱,“代妈20万,一年生活费10万,做不成,不收钱。”沈新南也提出,诸如:风险谁来承担?代孕妈妈中途流产要不要退钱?流产后的治疗费用谁出?孩子出生后不健康,谁来负担治疗费用……等问题,最终在刘保君信誓旦旦的承诺下,沈新南拿起笔,颤抖着签下字。他必须不顾一切代价地延续沈家血脉。

  2016年6月,在代孕机构的帮助下,沈新南从老挝的一家医院里开出了这份证明。他和代孕机构还分别购买了液氮存储罐,以保证胚胎始终处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环境里。

  12月20日,沈新男等4位老人拿着从刘保君委托的老挝医院开出的证明和2名代孕机构员工、3名宜兴法院执行庭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鼓楼医院。因为有老挝医院的证明,鼓楼医院实验室的人拿着液氮罐走进会议室,把盛有受精胚胎的导管取出,迅速插入沈新南等人带来的进口液氮罐。整个过程只用了十几秒,而等到这一步,沈新南却用了近三年的时间。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有了胚胎,下一步就是代孕。

  刘保君在柬埔寨拥有合作的代孕妈妈养胎基地,然而,就在刘保君准备找代孕妈妈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泰国、越南、柬埔寨等国家颁布了禁止商业代孕的禁令。这也意味着这些国家的基地再也不能和他合作了。

  好在刘保君非常熟悉这一行,他找到焦急的沈新南说:我们去老挝找代孕的!(老挝于2018年1月出台法令,禁止商业代孕)。

  那如何前往老挝?按照一般程序,寻求代孕的国内夫妇只要办理旅游签证,就可以到国外医院提取精子、卵子,进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医院会将受精胚胎移植到代孕母亲体内。孩子在国外出生后,父母可再次办理旅游签证出国,到代孕医院开具出生证明、进行亲子鉴定。此后,再去当地的中国使领馆为孩子办理中国旅行证,一家人就可以回国团聚了。

  然而,对沈新南来说,这不是普通的海外代孕:需要出入境的不是人,是4枚受精胚胎。

  刘保君也从未做过运送胚胎出境的尝试。他最先想到了航空托运。但航空公司拒绝了他想要托运“胚胎”的请求。他又找到一家曾从西班牙运输生物细胞回国的公司帮助,但装胚胎的液氮罐报关报检时必须提供胚胎父母的委托书、体检报告等材料。但沈杰、刘曦过世,这些材料无法提供……

  所有的途径好像都断了。沈新南等四位老人几近绝望。

  看着老人们将生命押注于此事,刘保君决定铤而走险。2017年1月初,刘保君的几名同事开车从云南出发了,他们申请到老挝境内自驾游。而那只液氮罐就装在车上。

  经过一路颠簸,四枚受精胚胎得以带出国境。当得知这个消息时,沈新南激动万分。

  接下来就是选择代妈,沈新南恳请刘保君:“选那种健康点、高一点的,万一怀了双胞胎,她容易生。”

  于是,从20个代孕妈妈中,刘保君为胚胎选了一名27岁的代孕母亲坤达。坤达个子大约一米六多,长得蛮漂亮,看着很讨喜。“代妈”坤达顺产生过一个孩子,没有传染病、遗传病,子宫环境正常。”她还与刘保君达成了协定:如果顺利怀孕生子,她将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刘保君将坤达的体检报告传回国内,沈新南等四位老人看后很满意。

  为了减少代妈的妊娠风险,老挝医院的医生从4枚胚胎中挑选了最具潜能的2枚,移植到坤达体内,只有一枚成功着床。其余2枚,仍被冷冻在老挝的医院里。

  此后,刘保君就安排坤达在老挝当地的一栋别墅里养胎。每隔30天,坤达就要进行一次孕期产检。每次还没到时间,沈新南就会在微信上迫不及待地向刘保君询问坤达和胎儿的情况。刘保君会给他们发一些坤达的近照、视频。这时,每一次微信的震动,都是老人们晚年听到的最幸福的铃声。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胎儿孕育过程十分顺利,但仍有难题需要解决。与其他海外代孕不同,因为沈杰、刘曦已经去世,孩子在国外出生后无法进行亲子鉴定。办理不了中国旅行证,孩子就无法入境回国。

  为此,还没有等到预产期,刘保君就为坤达办理了赴中国的旅游签证,安排她到广州的一家民营医院待产。

  坤达待产期间,沈新南和胡杏仙两家人都争着去医院看完坤达。“我们一定要知道是谁生的孩子,真的太谢谢她了,我们无法报答啊!”但这些都被刘保君阻止了。因为合同上这些都是禁止的。

  2017年12月9日,坤达肚里的孩子在广州出生,是一个男孩。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后,沈新南夫妇和胡杏仙即刻从宜兴飞到广州。他们可是苦苦等待了四年。抱着这个白白净净的婴儿,胡杏仙起了个小名:甜甜。她们希望生活能够苦尽甘来。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4位老人把甜甜接到南京做了亲子鉴定,甜甜正是沈杰、刘曦的儿子。

  如今,甜甜尚未登记户口。沈家特意请了一名保姆,24小时陪护照顾他。沈新南盼望着他长大,但又害怕他长大。他打算先骗着甜甜,告诉他爸爸妈妈出国了。等甜甜大一些、懂事一些,再告诉他自己身世的真相。拿出儿子儿媳的合影照片,邵玉妹抹眼泪道:“新南,你说我们甜甜也是苦命,生下来连自己父母都见不到,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沈新南安慰她道:“但他有四个爱他的爷爷奶奶……”

  甜甜可能是中国迄今为止第一例没有父母的试管婴儿。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意义非常重大。失独家庭的痛,恐怕只有当事人可以懂。但代孕的暗流涌动,说明相应的需求存在,而人伦方面又不得不需要面对。

  对于四位老人来说,甜甜的出生是完成了传宗接代,暂时缓解了两个失独家庭的焦虑。但是,他一出生就没有父母,对这个毫不懂事的婴儿来讲,是不是一件很残酷的事?等他长大,爷爷奶奶在慢慢老去,他又会面临什么样的人生?

  本文为知音原创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