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 世相百态-冷暖人间-情感频道 - 知音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6 15:33:56

  刘小轩说:“破碎的爱情、脱轨的人生和那个承载着我过错的可怜生命,都令我窒息绝望。”

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刘小轩1994年出生于滇南乡村,在南京一家医药公司上班。

  那时一家比较大的医药公司,总经理叫申华,40岁,妻子方敏淑是公司的副总。刘小轩很幸运的是,这俩领导对她非常友善,对她的工作总是在大会小会上予以肯定,2016年春节前,刘小轩的母亲生病住院,方敏淑主动让刘小轩到财务借了一万元,还准了她一个星期的假。

  但2016年4月的一个周末,方敏淑和申华突然以陪客为名,将刘小轩带到一家咖啡厅。简单寒暄过后,方敏淑话锋一转:“今天我们既想以领导的身份安排你一项特殊工作,也想以朋友的身份请求,请你为我们夫妻代孕,生个孩子。我们给你20万回报。”

  原来,事业有成、感情稳定的申华和方敏淑有件憾事:方敏淑在28岁时,因为子宫肌瘤,被迫在还没当妈妈时切除了子宫。两人又不想抱养别人的孩子,因此膝下一直无子。近两年,随着代孕的事情越来越多地见诸媒体,方敏淑有些动心,还上网联系了一家代孕公司,但一想到对代孕者的身体状况、人品智商等都无法深入了解,又有些犹豫。后来,申华想出对策:通过公司招聘自己找代孕的人。在刘小轩之前,两人招过3个人,可她们要么贪玩,要么有心机,让人不放心,招了刘小轩后,夫妇俩通过观察,发现她健康、稳重、善良,便安排了这次饭局。

  申华强调:刘小轩年纪小,生完孩子身材很快就能恢复。生产后,如果她想回公司,公司将重用她;如果不回公司另找工作,他们都将尽力帮忙。

  惶恐中的刘小轩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冠冕堂皇、干了1年多的工作竟是一个代孕陷阱。

  离开咖啡馆,刘小轩给男友吴宇打电话。吴宇叫起来:“太过分了,马上辞职!”当晚,就和刘小轩一起在网上找工作。可一直找到周日,都没发现合适的岗位。

  周日晚上,刘小轩和吴宇又开始商量代孕的事情。最初的震惊过后,两个年轻人反反复复分析了代孕的利弊得失。最后,他们发现:如果把代孕看作一项特殊工作,接受起来并不难。吴宇劝刘小轩:“我们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再重新开始……”

  

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周一上班时,刘小轩告诉方敏淑,她决定冒险代孕。方敏淑欣喜万分。随后,方敏淑夫妇与刘小轩协署《代孕协议》:公司以外出学习一年为由,安排刘小轩代孕,先预支5万元生活费。代孕成功后,不管生男生女都由申华夫妇抚养,他们一次性给刘小轩15万元辛苦费,她还可回公司上班。同时,《代孕协议》也规定了:刘小轩要尽量按方敏淑夫妇的要求生活起居,代孕期间不能私自与男友见面。

  随后,申华在公司宣布了派刘小轩到上海“学习”的消息。会后,方敏淑把5万元交给刘小轩,让她与家人告别,并嘱咐了一句:“注意避孕。”刘小轩满脸绯红。

  当年6月,申华与方敏淑的受精卵在刘小轩子宫着床成功。

  刘小轩回到南京后,住进申华租来的两居室内。他还特意从老家请来自己的大姐当保姆,照料刘小轩的起居,定时放音乐,带她散步看书,寸步不离。

  刘小轩非常清楚:这样做既是为了照顾她,也是监督她,心情非常不好。她不断地向吴宇诉苦。吴宇担心她,又不能见她,心乱如麻。一个月后,刘小轩央求吴宇趁保姆午睡偷偷过来看看她。

  这是代孕以来两人第一次见面。刘小轩告诉男友:方敏淑很多东西都不让她吃,说没营养或者有添加剂,每餐都强迫她吃鱼和排骨。从怀孕到现在,她胖了20多斤,想控制体重,方敏淑也不让。望着胖了一圈的女友,吴宇不知说什么好。

  这天晚上,方敏淑来看刘小轩,话里有话地嘱咐她不要到处跑,省得出意外。9点多,刘小轩又接到吴宇打来的电话:方敏淑到他上班的超市来找他,让他不要违反约定与刘小轩见面。吴宇叹道:“我们现在真像做贼一样。看到你的样子,我很心疼,觉得自己很没用,很肮脏,都快崩溃了……“

  沉默良久,他给刘小轩建议:“我们不代孕了,把钱都退给方敏淑。”刘小轩一愣:“那些苦不是白吃了?”吴宇无奈地挂断电话。

  那之后,刘小轩与吴宇通电话时明显感觉到他的抑郁和不快。而此时,她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她感觉到了胎动。这种真切的生命信息给刘小轩沉闷的生活带来了生气。

  怀孕第5个月时,申华托关系给刘小轩做了次B超检查,结果让他激动万分:是个男孩!

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2017年国庆,刘小轩接到吴宇的电话,说他想去北京找工作。刘小轩一惊,希望他能等她生完孩子后再一起北上。吴宇回答:“代孕现在是我心里的刺,我无法面对它,也无法拔掉它,只有逃离……希望你生完孩子后,能忘记这个噩梦。”

  刘小轩嚎啕大哭。可任她再三恳求,吴宇还是执意离开了南京。刘小轩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悲伤,只希望早点把孩子生下来,她的人生回到正常的轨道。

  2017年3月,刘小轩即将临产,方敏淑带她到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胎儿胎位正常,但孕妇羊水少,胎儿个头偏大,建议进行剖腹产。”一听这话,刘小轩心头一紧。

  走出医院,刘小轩恳求方敏淑:无论如何不能剖腹产,因为她还是姑娘,以后还要嫁人,在肚子上留下疤痕,不好对以后的丈夫交代;而且,剖腹产对子宫有伤害,她担心影响再怀孕。她哭泣着说道:“因为代孕,我已经失去爱情了,我不能因为代孕,再失去一生呀!”

  刘小轩说得恳切,方敏淑的心也软了,说只要能顺产,就不让刘小轩剖腹。

  4月的一天晚上,刘小轩突然腹痛,大腿间有羊水流出。方敏淑夫妇开车送刘小轩去医院。医生检查了刘小轩的情况,建议对她实施剖腹产。刘小轩发疯一样大叫:“我死也不会剖腹产,出了问题,我找你们!”

  一听这话,申华眉头锁成一团,与方敏淑一商量,赶快换家医院。申华夫妇把刘小轩带到邻近的医院,此时,阵痛已经让刘小轩大汗淋漓,但她神志清醒地向医生重复一个要求:“我只能顺产……”医生检查了刘小轩的情况,提出:她同意剖腹产,医院才能同意接收。刘小轩却死活不肯同意。

  最后,焦头烂额的申华夫妇把刘小轩送到了另一家专业的妇产科医院。此时离刘小轩阵痛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一路颠簸后,刘小轩已经是腹痛难忍。医生紧急检查、会诊后发现:产妇羊水快干了,而孩子又脐带绕颈,宫内呼吸不畅,如果再不及时进行剖腹产手术,大人小孩都会有危险。闻听此言,痛得死去活来的刘小轩傻了,申华不由分说就在同意手术(为了与小孩的出生证明吻合,刘小轩以方敏淑的名字登记入院)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近乎虚脱的刘小轩被迅速推进手术室,紧张的剖腹产手术之后,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手术室的沉寂。但孩子刚生下来,就匆匆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告诉刘小轩:“孩子脑部缺氧时间过长,需要观察治疗。”

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一个星期后,刘小轩申华夫妇接回出租屋,孩子却留在重症监护室,她和申华夫妇的心都悬着。坐月子时,刘小轩多次打电话给方敏淑询问孩子情况。方敏淑告诉她:医院担心有脑瘫,但还不敢断定。刘小轩拿着的电话几乎要掉到地上。

  10天后,保姆突然不辞而别。刘小轩急了,打电话给申华夫妇,可对方一听她的声音,就挂断了电话。

  申华租的房子到期了,刘小轩对申华夫妇的消失非常气愤。她通过同事,问到了申华家的详细地址,找上门去。一个多月不见,方敏淑和申华憔悴不已。面对突然造访的刘小轩和她提到的代孕费的事,方敏淑惨然笑起来:“你还有脸要钱?孩子都成了脑瘫!”

  原来,孩子出生后,医生就担心孩子有脑瘫,但新生儿的脑瘫不好诊断,一直留院观察。医生发现小孩对光线和声音的反应性很差,吸吮能力也较弱,经常出现呛奶,确诊孩子患上了脑瘫。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申华和方敏淑又带孩子到北京进行检查,结果还是一样。但得知脑瘫越早发现,越有利于治疗,夫妻俩又带孩子在北京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因为孩子的事情,夫妻俩对刘小轩充满抱怨,没告诉她消息也不接她的电话……申华咆哮着:“要不是你死活不肯剖腹产,孩子能成脑瘫吗?你也十月怀胎,怎么这样自私!”惊呆的刘小轩连孩子也没能看一眼,哭泣着离开了申家。

  从申华家出来后,刘小轩胡乱找了家宾馆,在床上静静地躺了三天。她万万没想到一个荒唐的代孕竟然产生了这么严重的后果!申华夫妇不是坏人,他们只想弥补生命的缺憾;自己更不是坏人,只想通过这种方式挣点钱,也帮对方圆梦;孩子更是无辜,可为什么最后竟然成了这样的结局!这一切惨重的代价,究竟该谁去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