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出轨“渣男”的前世今生 - 世相百态-冷暖人间-情感频道 - 知音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1 23:22:31

  刘芳菲收到前夫朱智晖病危的消息,是在夏日一个闷热的午后,她刚从一台手术上下来。耳中似滚过一道惊雷,却听到自己用冷漠而生硬的口气说:“脑溢血?是纵欲过度了吧?”打来电话的是朱智晖的好友李峰,他无奈地说:“芳菲,你和智晖的恩恩怨怨我不想置评。可他毕竟是小宁的父亲,你得带孩子去见他最后一面,不要给孩子留下永远的遗憾。”

  刘芳菲载着儿子往第一医院的ICU赶时,脑海里一阵阵翻涌的,是10年前那夹杂着眼泪与硝烟的往事。原来,和朱智晖已10年未见了……

出轨“渣男”的前世今生

  刘芳菲和朱智晖都是江西上饶人,两人从高二时就偷偷摸摸早恋。

  那会儿,他们两个班分隔在走廊的两端。课间时,在自己班的走廊里一边和小伙伴打闹,一边偷偷地互望一眼,都会让他们甜蜜一整天。朱智晖高大俊朗,刘芳菲很爱他。

  大学毕业后,两人一起来到广州,刘芳菲先在武警医院工作,后辞职开妇科医院,生意很红火。朱智晖则开了家小小的外贸公司,生意很一般。家里买房置车,用的多是刘芳菲的钱。所以在家庭关系中,她一直很强势。

  因为工作忙,刘芳菲鲜少有时间陪丈夫,而朱智晖做贸易生意,经常在外应酬。在灯红酒绿的广州,诱惑随处可见,刘芳菲所在的妇科医院,经常有男人陪着小三来看病做人流的。见得多了,刘芳菲对朱智晖不放心,制定严格家规:必须每天准点回家,身上只能带五百元钱……

  在他们结婚10年的时候,刘芳菲闺蜜小娅的丈夫在外包二奶还有了私生子,她天天被小娅的电话和眼泪轰炸,小娅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也是快40岁的人了,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你不要重蹈我的悲剧。”想起丈夫那依然俊朗的外表,刘芳菲于是更不放心。每天检查他的手机,还要求每周必须三次房事,否则就是朱智晖“走私”。

  其实,劳累一天的她许多时候也已“爱无能”,却咬牙硬撑着“检查”。可即便这样,刘芳菲还不放心。害怕丈夫弄出私生子,她要求朱智晖去做结扎手术。

  当时,他们的儿子小宁已有7岁,刘芳菲还想等有时间时再生个二胎。

  所以在朱智晖结扎前,她还特意带他到精子库冷冻了精子。对妻子的这一系列安排,朱智晖全盘接受,毫无怨言。

  丈夫的顺从让刘芳菲反而疑窦重生,她感觉朱智晖对她越来越冷淡,房事上也开始不举。怀疑丈夫有了外遇,便雇了私家侦探调查丈夫。

  一天,私家侦探紧急给她打电话,说朱智晖带着一个女人去了宾馆开房。刘芳菲怒火中烧,赶到宾馆敲开房门,果真看到丈夫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坐在房内,虽然衣着未见不妥,但对方明显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刘芳菲质问丈夫女人可是他的情人,朱智晖疲惫地看她一眼,只答了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再不辩解。这摆明就是承认出轨,刘芳菲哪能忍受丈夫的背叛,愤怒地提出离婚。在刘芳菲的要求下,朱智晖把儿子留给了刘芳菲,净身出户。

  与朱智晖离婚后,刘芳菲倍感挫折,内心怎么也平复不了丈夫背叛带给她的痛苦。她坚决不让朱智晖来看儿子,在家一提起他就说那个“花心男人”,让儿子也不要亲近前夫。

  几次下来,朱智晖也不再要求看儿子,两人渐渐失去联系。青梅竹马的男人都不可靠,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从此,刘芳菲再不敢涉足感情,眼中除了工作再没其他。

  年轻同事背后都议论她是个工作狂、“冷面姑婆”。在被孤独和痛苦噬咬的深夜,刘芳菲无数次的想起朱智晖,想起他也许正在跟“小三”卿卿我我,便忍不住在心底咒骂。

出轨“渣男”的前世今生

  可她从未想过朱智晖会死。 带着儿子来到ICU病房,刘芳菲只觉得双手冰凉,一阵阵头晕。此时,朱智晖已陷入深度昏迷,各种仪器几乎遮盖住了他的全身,让刘芳菲看不清他的容颜。

  病房里,只有朱智晖的现任妻子高梅与年仅6岁的女儿守候,两人都哭成了泪人。刘芳菲惊讶地发现前夫这个妻子并不是当年造成他们婚姻破裂的第三者,仿佛为了掩盖自己的心痛,她不由讽刺道:“看来朱智晖挺能耐的,你是他第几个情人?”没想到看上去朴实柔弱的高梅当即扬起泪眼,大声说:“智晖是个至情至性的好男人,从来没有情人,以前就是你冤枉他。”随着她的叙述,刘芳菲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来,朱智晖根本就没有出过轨。

  男人都爱面子,他起初对刘芳菲的严防死守非常反感,可他越反对,刘芳菲闹得越厉害,他干脆不再有异议,连结扎都接受了。虽然表面顺从,但内心深处非常厌恶这种没有自由、失去自尊的生活,与刘芳菲渐渐离心。

  被刘芳菲抓住的“第三者”,其实是朱智晖一个客户的情人,来广州看客户。但客户被妻子盯得很严,便委托朱智晖帮她安排宾馆。被刘芳菲“抓住”时,朱智晖想到妻子竟然用私家侦探来监视他,一时心如死灰。所以面对刘芳菲的指责,他不想辩驳,说刘芳菲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离婚时,朱智晖净身出户。朋友们都说他划不来,朱智晖却说终于逃出前妻魔爪。

  离婚后,朱智晖意志消沉。金融危机时更是生意失败,负债几十万。落魄之际日日买醉,甚至想到了死。

  那时,朱智晖经常去租住地附近的湘菜馆吃饭,因此结识了店长高梅。高梅比他小15岁,湖南人。父母都是农民,为了生男孩,一连生了四个女孩,家境贫寒,她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

  一次,朱智晖在店里喝醉,是高梅把他送回去,又照顾了许久,两人因此相识。在她的鼓励与安慰下,朱智晖重新开始艰难打拼。两人在交往中深深相爱,虽然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爱情,他们还是于两年后结婚。

  好女人也像座山,在她的情感支撑下,朱智晖的事业一点点有了起色,他很感激妻子,想给她一个孩子。可因为做结扎手术时间过长,输精管疏通手术最终失败。

  万般无奈之下,朱智晖突然想起前妻曾要他冷冻过精子。最终,两人凭借着冷冻的精子有了可爱的女儿。为了给妻女买房,朱智晖更加努力的打拼。可没想到房子还没住进去,他就因疲劳过度,突发脑溢血回天无力……

出轨“渣男”的前世今生

  当天深夜,朱智晖在昏迷中过世。刘芳菲站在走廊里,看着医生忙碌着抢救朱智晖,手足无措。当医生宣告朱智晖不治时,高梅疯了一般地扑在他的身上,哭叫着宁愿一辈子租房住也不愿他付出生命。

  刘芳菲不由走上前去,握住高梅的右手。她的手已够冰凉了,然而,她握住的那只手更加冰凉,一种透骨的冰冷,甚至她感到了高梅整个人的颤动。

  高梅一僵,随即更加用力地回握着刘芳菲的手,那么紧,刘芳菲感觉到疼痛,可她并没有抽掉自己的手,而是把自己的手指穿在高梅的手指中,并稍稍加了点力度。

  两个原本处境尴尬的女人,在死亡面前,在同一个曾深爱过的男人面前,那盈盈的一握,却有着互相支撑的默契与温暖。

  朱智晖的丧事后,刘芳菲不禁反思起与他的过往,这十年来,她一直对朱智晖充满怨恨,以为婚姻破裂都是他的错。可朱智晖在高梅的眼里,却是如此情深意重,有着山一样的担当。以前的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与此同时,高梅和女儿的消息也一点点传进刘芳菲耳中: 办完丈夫的丧事后,高梅几天不吃不喝,得了严重的忧郁症,有自杀倾向,还准备将孩子托付给朱智晖的弟弟……刘芳菲的心被深深揪紧了。

  这么多年来,她怨恨前夫,其实也是因为一直放不下他。现在他的妻女遇到难题,女儿更是他生命的传承,她怎么也得帮帮他们。

  刘芳菲鼓起勇气,带着儿子主动去看望高梅母女,开解她们,还给她们请心理医生治疗,带她们散心,两家人很快亲如一家。

  看着高梅渐渐走出丧夫阴影,纠缠于刘芳菲心底十余年的心结也渐渐解开了:自己婚姻失败其实是因为不懂得如何经营婚姻,被变态的占有欲和防范心理疯狂了心窍,而不光是前夫的错。

  从此,她对婚姻与感情都有了新认识,也开始敢于接触新的感情了……

  本文为知音原创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