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当“家丑”遇上堵车 - 世相百态-冷暖人间-情感频道 - 知音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1 23:30:57

  上海大一女生张佼佼提前放了五一假,本想给母亲一个惊喜。

  没想到,一推开门,竟然碰到了让她惊愕的一幕:客厅里灯光幽暗,轻柔的音乐中,母亲戴季和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搂在一起曼舞。

当“家丑”遇上堵车

  看到突然闯入的女儿,戴季赶忙上前解释:“这是你陈叔叔,我早就想向你介绍他了,一直没机会,今天正好……”不待母亲说完,张佼佼一声不吭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41岁的戴季,是一家韩国体育用品公司的上海总代理,并在奉贤区买下了一套复式楼。离婚多年的她一直到了女儿上大学,才重新开始考虑个人问题。她在一家相亲网站上注了册。一个比她小了整整12岁,名叫陈远德的男子出现了。陈远德是上海一家建材公司的测绘员,未婚。两人情投意合,很快谈起了恋爱。

  母亲的老少恋让张佼佼感到羞愤。

  为了“唤醒”母亲,张佼佼给母亲看《小白脸傍富婆秘籍》:结账时习惯性上厕所,避免买单;每隔三个月,家里就会有至亲突患重病,继而向富婆女友要钱……

  戴季看后,摇头大笑:“这几条,你陈叔叔都不符合。他虽然收入不如我高,却很会理财,对我也很大方,每次约会抢着买单,前几天还送了一条白金项链给我……”张佼佼却觉得陈远德伪装得太深,母亲则是当局者迷。

  得知母亲要到杭州出差一个星期,张佼佼便在网上购买了一个无线微型监视器,希望能拍到陈远德的劣迹,她把摄像头安在家里的隐蔽处。果然,母亲出差第二天,陈远德就带了几个男人到家里打麻将,输钱如流水。

  母亲回来后,张佼佼自信地把视频放给母亲看。没想到的是,母亲居然很平静:“是我安排他帮我招待几个客户的。钱的确是我出的,也是我让他故意输的,这叫打‘业务牌’。你偷偷监视他的做法太过分了!”张佼佼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伤害,她恼怒地说:“就算是你安排的,你能保证他不会和客户联合起来骗你的钱?你要不是糊涂透顶,就一定是存心要找小白脸。”

  女儿的话,显然同样伤了母亲的自尊。

  戴季第一次对女儿发了火:“佼佼,妈妈在商场上这多年,不会连对方是不是骗子都看不出来。我已经为你独身了这么多年,现在你已经是大学生了,相信不久的将来也要找到自己的爱情归属,为什么不能给妈妈选择的权利呢?”说着,戴季的眼泪夺眶而出。

  母亲的一番话,堵得张佼佼哑口无言。她心里委屈极了。这么多年,母女俩相依为伴,不管自己多么任性调皮,母亲从来没有责怪过她,现在却为了这个“不值得爱的小男友”对自己大吼大叫,张佼佼气得洒泪而去。

当“家丑”遇上堵车

  当张佼佼对“拯救”母亲几乎不再抱希望的时候,她却意外得到了一个得力的帮手——父亲张辰放。

  原来,和戴季离婚后,张辰放经营的广告公司破产,还欠下了50多万元的贷款。如今突然得知富裕的前妻找到小男友,他的内心便不可抑制地失衡了。

  在感情和利益的共同驱使下,张辰放向女儿表达了“拯救”她妈妈的决心:“爸爸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妈被这个小男友骗……”听父亲这么一说,张佼佼高兴极了。

  就这样,父女俩统一了部署,一起谋划着阻击这桩老少恋。

  首先是求复合。

  张佼佼过生日,张辰放特意定了个大蛋糕,请母女俩一起在上海四季大酒店庆祝。

  生日宴后,张佼佼便试探着问母亲:“我觉得爸爸还是最好的男人,要不,你们复婚吧!”戴季听出了女儿话中之意,立马变了脸色:“佼佼,我告诉你,你陈叔叔对我很好,我的感情全部在他这里。如果这是你爸爸的意思,你让他也死心吧!”

  母亲的死心塌地,让张佼佼觉得母亲对这个小男友中毒太深。她将母亲的反应告诉了父亲。张辰放也不服气,他对女儿说:“你妈妈确实陷得太深了,爸爸倒是有一个办法,就不知道你是否愿意配合。”张佼佼立刻表示只要能赶走陈远德她做什么都愿意。

  张辰放告诉女儿:“你负责引诱陈远德,我负责带你妈来抓现行。我相信,这个小白脸一定中计,你妈到时候肯定把他扫地出门!你不用担心,爸爸当然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我会全程保护你的安全。只需让他露出本性,留下证据,就算大功告成。”

  张佼佼很忐忑。尽管“只是演戏”,尽管有父亲“全程保护”,她还觉得难堪。可想到母亲一旦和陈远德结了婚,自己就会永远被人嘲笑,父母复合的希望也就彻底破灭,她就把心一横,答应了。

  为了实施计划,张辰放让女儿首先改善和陈远德的关系。张佼佼主动加了陈远德的微信,两人没事就在网上聊天。

  张佼佼会主动谈一些敏感的话题,她说,她的性格和喜好都和母亲有很大的反差,比如找恋人,她就喜欢找成熟的,如果现在谈恋爱,就一定会找一个像他这么大年龄的……此话一出,她就感觉陈远德明显乱了方寸,他居然回复道:“我这样的男人真的这么吃香吗?”张佼佼回复了一个羞涩的笑脸。

  没多久,陈远德正式搬进了复式楼,与戴季同居在一起。得到这个消息的张辰放不禁妒火中烧,他决定实施计划了。

  当“家丑”遇上堵车

  戴季的工作很有规律,周三和周四晚上,会在公司开会,晚上10点才能到家。因此,周三周四,陈远德会为张佼佼做晚餐,饭后一般看看电视,等母亲回来。

  张辰放便让女儿在母亲开会的晚上,9点前主动引诱陈远德,制造出他对她“欲行不轨”的场景。张辰放则会设法在9点钟准时带着戴季回家目睹陈远德的“真面目”。

  张辰放把“下套”时间,定在星期三。为了确保女儿的安全,张辰放在淘宝网上买了一根多功能防身电棍。他让女儿事先放在床褥下,以备不时之需。他还亲自开车测算路程,确定20到25分钟即可从戴季的单位赶回家。

  星期三这天,张辰放早早在戴季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坐定。与此同时,家里的张佼佼穿了一件鹅黄色的欧根纱蓬蓬裙,柔顺的长发自然的垂在胸前。陈远德看得有些失神,忍不住夸赞道:“佼佼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是不是有很多男孩子追呀?”张佼佼说:“学校的小男生我哪看得起,我喜欢像陈叔叔一样成熟的男人。”

  张佼佼留意到陈远德的脸立马红了,她趁势追击,装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拿出红酒,让陈远德陪她喝。陈远德开瓶的时候,张佼佼偷偷漂了一眼墙上的挂钟:8点15分。

  喝了一会儿,张佼佼提议客厅冷气不足,不如到房间去喝。陈远德嗅到了暧昧的味道,却无力拒绝。进房间前,张佼佼看了一眼时间:8点30分。她偷偷给父亲发了个短信:进房间了。然后关掉了手机,并把陈远德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也一并关掉了。

  另一边,张辰放看到女儿的短信,赶紧冲进前妻的公司,故作焦急地找到戴季:“你快陪我一起回家看看吧,刚才我跟佼佼打电话,她嘤嘤地哭。我问她在哪里,她说在家,然后电话就断了,再也打不通。”

  戴季拨打了女儿的手机,果然打不通,又连忙给在家的陈远德打电话,仍然打不通。她的心揪紧了,连忙开着车和张辰放一起往家赶。此时,张辰放看了一眼手表,8点38分。一切尽在掌控中。

当“家丑”遇上堵车

  此时,陈远德已经喝得微醺。8点55分,醉意上来的陈远德开始语无伦次,把嘴巴凑到张佼佼的耳根边说:“你和你妈妈长的好像。”手已经伸向了张佼佼的裙子。张佼佼一看时间8点55分,心里想着再坚持5分钟就大功告成了,于是左右躲闪拖延速度。却没想,这样一推一搡更是激起了陈远德的欲火。

  张佼佼忍受着分分秒秒的煎熬,却不曾想,父母的车在离家不到3公里的路口发生了意外。8点50分许,一辆大卡车因为突然熄火,造成了12辆小车连环追尾,回家的唯一入口被堵,车越开越慢。

  张辰放心急如焚,可女儿的电话已经关了机。他想提议弃车先赶回家,可步行至少需要20分钟,肯定来不及了。于是只能在缓慢的车流中拼命穿梭,期待早一秒到家。

  当墙上的时针指向9点时,不知意外的张佼佼在这一刻放松了全部的戒备,任凭陈远德将她压倒在床上,等待父亲带着母亲冲进来,结束这场狙击战。可9点01分,9点2分……当陈远德已经快拔掉她的裙子时,她才恍然发现父亲没有如约赶到!

  张佼佼急了,开始奋力挣扎,可陈远德此时却像一头猛兽压住了她。她急忙想起了藏在床底下的防身电棍,可是刚一伸手,就被陈远德反手压到了身体背后,动弹不得。

  此时,张佼佼才意识到,事先准备的一系列安防措施在这头失控的男人面前都形同虚设……

  就这样,张佼佼到最后都没有等来父亲。待陈远德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宣泄完后,张佼佼含着眼泪问道:“几点了?”陈远德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还早,才9点05分,你妈妈10点才回家。”

  这一刻,张佼佼绝望的眼泪决提而出。

  9点20分,张辰放终于带着戴季赶回了家。当他们一起冲进卧室时,看到了令人崩溃的一幕。只见张佼佼蜷缩在床角哭泣,陈远德正在穿裤子。心痛懊恼的张辰放发疯似地抓起陈远德的衣领就是一拳。

  戴季已明白了一切,她也发疯似地扑向陈远德:“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跟你拼了!”

  三个人扭打到了一起,最终陈远德被两人打得头和耳朵都开始流血。为求自保,他抓起手机,自行拨打了110。

  110接警后,很快就赶到了现场。程远德被送往医院急救,张辰放被带回警局接受调查,真相被揭开后,戴季当场晕死过去。而可怜的女儿张佼佼由于受到严重刺激,几近失语状态,转入精神科治疗。

  对张佼佼来说,在她单纯的世界里,显然没有认识到亲情也是迁移性的,对父爱母亲的分离,缺乏理解,尤其对母亲再婚一事缺乏理性的认识。而作为成年人的张辰放,则是悲剧的直接导演者,在女儿无助时,不仅没有以成熟的心态来劝阻女儿,反而还在感情和利益的双重驱使下,乱出昏招,酿成了如此悲剧。

  本文为知音原创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