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 世相百态-冷暖人间-情感频道 - 知音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1 23:31:25

  安安,一个年仅20岁的花样女孩,刚上大二就不幸患上了脑瘤。周围所有人都替她感到惋惜,抱怨命运对她太不公平。可她却不以为意,本就是个爹不疼妈不爱,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就算死又何妨?

  不想,在她视死如归之际,不靠谱的妈和不负责的爹都来了。迟到十年的亲情能挽回她那颗向死的心吗?她还有勇气和命运抗争下去吗?本公号记者日前采访了安安,来听听一个在离异家庭中长大的孩子都说了些什么……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1

  据说,我出生时,妈妈只有19岁,爸爸也不过21岁。我的出生并没有增加他们身上的责任感,反而如催化剂迅速地瓦解了这个家。

  妈妈和爸爸是中专同学,两人在毕业之际,搞出了“人命”——妈妈怀孕了。无奈,草草结了婚。自从有了我之后,家里每天都充斥着他们的吵闹声。从洗尿布到冲奶粉,从买菜做饭到拖地洗衣,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引发一场激烈的战争。终于,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他们办了离婚。

  他们不敢将离婚的事告诉双方父母,选择了离婚不离家。可惜没多久,在一次争吵中,他们还是将已经离婚的事给说了出来,老人们气得撒手不管了。顿时,年轻的他们仿佛掉入了一座孤岛,什么事都得亲历亲为。但说来奇怪,没有任何指望后,他们反而团结起来,在我一岁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复婚。

  在我4岁的时候,妈妈接手了一家歌舞厅,从此早出晚归。爸爸很不高兴,常常和妈妈吵架。吵着吵着,两人又去把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当家里老人知道他们又离婚后,彻底对他们绝望了,发誓以后任凭他们怎么闹腾,都绝不再插手他们的生活。

  但奇葩的是,一年之后,他们又莫名其妙地去复了婚。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家里仍是一个充满硝烟的战场。不是妈妈埋怨爸爸不会挣钱,就是爸爸指责妈妈不是个称职的妻子。所以在我的记忆里,他们两个根本就不像夫妻,而是敌人。

  每天晚上,妈妈基本都泡在歌舞厅里招呼生意。爸爸却不愿去帮忙,觉得丢人现眼。无所事事的爸爸迷上了打麻将,钱越输越多不说,还根本不着家。

  这样一来,更是家无宁日。我刚上小学时,由于没人管,他们就花钱请邻居老奶奶帮忙照看我。那时,我在邻居家呆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多。即使偶尔回到了家,听到的,看到的永远是他们相互打骂和摔碗摔盆的声音。渐渐的,家里的东西几乎都在他们的打斗中牺牲了,而我也习以为常,只要他们一吵架,我就会自觉地往耳朵里塞上一团棉花。更为奇怪的是,每当看到电视里那些士兵在战场上杀敌的场面,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父母,那仿佛就是他们的化身,他们在我眼里仿若一对战神。

  终于,这样的日子在我8岁那年结束了。我的父母终于第三次离婚了,而这次他们没有再选择同住一个屋檐下,而是彻底地分开。我被判给了妈妈,爸爸把房子留给了我们,然后带着几件衣服,离开了。我永远记得他走时的样子,灰白的牛仔裤和一件洗得褪色的格子衬衣。他摸了摸我的脸说:“安安,好好听妈妈的话,等爸爸赚了钱就来接你。”说完没有再看我们一眼就走了。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2

  没多久,妈妈认识了一个男人。他是做生意的,离异,儿子跟着前妻生活。没过半年,妈妈就跟这个男人结婚了,而我也随妈妈住到了他家。妈妈让我改口叫他爸爸,可我就是不肯,妈妈很生气,甚至要打我,最后还是那个男人出面拦下了。但自此以后,他对我特别冷淡,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可他从不跟我多说一句话。我在他眼里就如家里一件多余的摆设,虽然每天都能看着,但从来都用不上。

  同学们都知道我父母离婚,妈妈又给我找了个继父。所以,我在他们眼里显得特别另类。特别是每次说到爸爸这两个字时,他们总故意在我面前挤眉弄眼。因此,我不愿意和同学过多交往,我变得孤僻而自卑。我宁愿放学后一个人找个地方坐着发呆也不愿回到那冰冷的家。

  我想念我的爸爸,虽然他对我管得少之又少,但我仍然渴望见到他。有次,我偷偷地跑去找他,可他却告诉我,他也要结婚了,让我好好跟着妈妈过,以后不要再来找他了。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点了点头。在回家的路上,我泪流满面,突然觉得从此以后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我擦干眼泪回到继父家里,从此过得更加小心翼翼。可无论我怎么努力,妈妈的婚姻在不知不觉中又演变成了另一片战场。从此,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而我只能躲在房间里,装作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快点长大,快点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家。我急切地盼望高考的来临,这样我就能名正言顺地逃离这个家了。因此填报高考志愿时,我填的全是离家一千多公里的外省大学。

3

  幸运的是,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离家2000公里的外省大学。不等开学,我就迫不及待地拖着箱子踏上了火车。那一刻,我没有不舍和留恋,只是解脱。

  大学生活让我脱胎换骨,这里没有人会嘲笑我,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由。那年寒假,我借口太远,没有回家过年。除夕夜,我穿梭在寂静的校园里,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可怜,相比回那个不算家的家,我宁愿一个人留在学校里吃方便面。

  大一那年的暑假,我也没有回家,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打工。也是那一年,妈妈告诉我,她又离婚了。爱折腾的她,和朋友去重庆做生意了。她让我去重庆找她,可我心里却一点都不想见到她。

  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展翅高飞了,可不幸再次降临。那天,我同往常一样上完课回宿舍,可头疼欲裂。我以为自己感冒了,便去学校医务室开了点感冒药。可吃了药后第二天,头疼症状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演越烈。我想挣扎着去医院,可还没等我走到寝室门口,就晕倒了,室友们将我送到了医院。

  医生给我做了CT后,又让我再去做了核磁共振。医生说我脑部有阴影,可能是肿瘤,要立即住院。顿时,我整个人都害怕得懵了。我没有将病情告诉我的爸爸和妈妈,因为他们早已称不上是我的家人了。那天,我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医院。晚上,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头疼得如爆炸般。想想,与其这么痛苦地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也许我死了我那所谓的父母还说不定还会偶尔想起我呢。

  第二天,我依然没有去医院,当同学问我检查情况时,我用谎言掩饰了过去。我想既已生无可恋,何不死前潇洒一番。我去超市,买了平时不舍买的进口水果,去商场买了一瓶昂贵的香水。可晚上回到寝室,我又晕倒了。当我再次被送到医院后,医生说什么也不让我离开了。

  被迫给了妈妈的联系方式后,我住进了医院。同学们和老师轮流来看望我,我很感动,可这些温暖如杯水车薪,我仍旧每天沉浸在痛苦和绝望的深渊里。医院里是个最能体现亲情的地方,每个病床前都有各自的亲人在嘘寒问暖。只有我的床头,冷冷清清。当医生和病友问我,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时,我总是不耐烦地回答“不知道”。其实,妈妈给我打了无数次电话,每次她都在电话里焦急地问我怎么样了,我不是懒得接就是按部就班地回到“死不了”或者“还没死”,然后无情地挂了电话。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4

  在我住进医院后的第三天,我终于看到了我的妈妈。她一进来就搂着我嚎啕大哭,一边哭一遍嚷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轻蔑地笑着:“我就要死了,再也不用拖累你了。”妈妈愣愣地看着我,哭得更大声了。每天,她都会向医生询问我的病情,然后坚定不移地对医生说:“你一定要给她拿最好的药,花再多钱也无所谓……”而我,没有丝毫感动。

  很快,医生定了手术方案。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要等手术后病理检查才能确定。但这毕竟是开颅手术,风险很大。妈妈忐忑不安,每天看着我都泪眼蒙眬。而我毫不在意,欣然迎接死亡。手术前一天,我见到了爸爸,那个多年前一走了之的男人。后来我知道,是悲痛欲绝的妈妈哭着给他打了电话,他风尘仆仆地赶来了。此时再见,他苍老了许多,憔悴了许多。我没有喊他,因为那声“爸爸”在我心里已经很陌生了。

  手术那天,他们一直把我送到了手术室门口。两人拉着我的手,抹着眼泪对我说:“我们在这里等你出来,你一定要坚强。”我却在心里嘲笑:“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默契的时候!”就这样,我被推进了手术室。由于是脑部手术,又是全麻,我在手术后第二天天才醒来。据妈妈说,手术历时5个多小时,但很成功。所幸肿瘤长的地方没有压迫到中枢神经,现已经成功摘取。摘除下来的肿瘤已经送去活检了,一个星期后出结果,再决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究竟是生还是死,一个星期后就会给我一个宣判了。伤口的疼痛让我痛苦至极,情绪也起伏很大。我动不动就对他们发脾气,可他们都一一忍受。有时半夜醒来,我还能看到他们痴痴望着我,充满担忧的眼神。那一瞬,我突然觉得自己变重要了,竟莫名有了想活下去的渴望。妈妈每天都会给我洗脸、洗脚、扶我上厕所。这些事,在很多人眼里都是稀疏平常的,可我却感到那样陌生和不自然。也许妈妈也有此感,当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握着我37码的脚时,竟哭了。好一会儿才哽咽着说:“你生下来时,小脚还没有我巴掌大,怎么一下长这么大了?”然后,她居然抱着我的脚亲吻了起来,她的泪水流淌在我的脚上。我惊呆了,泪水瞬间涌出我的眼眶,久违的亲情涌上来,我突然不顾一切地扑入了她的怀中。她抱着我,拍着我的背:“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我对不起你。可我要你好好活下去,哪怕我用的命去换,我也要你活下去!”我哭得更厉害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透过妈妈的肩膀,我看到她身后站着的爸爸,也在偷偷地抹泪。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5

  手术后,妈就一直睡在我的病床边,寸步不离。为了消炎,我每天要打10多瓶药水,最后手都肿成了小猪蹄。妈妈很心疼,不停地用热毛巾给我敷手。手术后,我反应很大,睡不安稳,常常在夜里胡乱说梦话。妈妈就整夜都不敢睡,怕我有什么闪失,总是合衣躺着,这样方便我叫她。有时她刚躺下,就会被我的呓语所惊醒,赶紧凑过头来看我怎么了。短短几天,她就消瘦了很多。

  一个星期后,病理检查结果出来了,良性。医生说,根据检查结果分析,我不需要做化疗,等身体恢复好就可以出院了。爸爸妈妈高兴极了,仿佛从死神手里将我夺了回来。特别是爸爸,他特意在医院附近租了个房子给我做饭,照顾我的饮食。起先,我对他的厨艺并没有抱很大希望,因为他以前从来不做饭,能下厨煮个面条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但现在,爸爸做的饭可真好吃,不仅颜色搭配好看,而且口感也相当好。就连从不轻易夸奖爸爸的妈妈,都点头称好。这下,爸爸更得意,做起饭来也更有劲儿了。

  在父母这种浓浓的关怀下,渐渐地,我那颗冰冷心慢慢变暖了,我竟然开始留恋起这种有父母在身边陪伴和照顾的日子。然而,上天并没有听到我的呼唤,手术后第20天,医生宣布我可以出院了。爸爸妈妈兴高采烈地清理着东西,而我心里却一阵茫然。

  出院前,医生再次告诉我们,虽然我脑中的肿瘤是良性,且已经清除,但很有可能再发,要密切注意。也就是说,死神离我永远只有一步之遥,随时会召唤我。此刻,我与住院前的心境大不相同,那时,我视死如归,现在,我贪生怕死。我怕死了就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了,所以拼了命,也要留住这样的幸福。

  我告诉爸妈:我不想回老家,我想读书,我想和你们生活在一起。也许,有一天我的病又会复发,那时,我就看不到你们了……一时间,鸦雀无声,父母无语地凝烟。最后还是爸爸率先开口,“反正我也离婚了,正好没什么事,我陪着你,照顾你。”

  我欣喜若狂,当即在爸爸脸上亲了一口,“还是爸爸好。我爱死你了!”爸爸亲昵地搂了搂我道:“以后,爸哪都不去了,就陪着你!”妈妈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盯着我们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要回去处理些事情,一个星期之后再过来照顾你。”我赶紧过去和她拉了拉钩,“一言为定哟,你可不能骗我。”妈妈笑着点了点头。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6

  就这样,我和爸爸回到了他租的房子里,妈妈帮我们收拾一番后,回了重庆。那个星期,我很快乐 ,我从来没有和爸爸这样朝夕相处过。我发现,爸爸也变了,以前他很懒散,不会主动关心人,现在他却很细致,每天晚上出去散步,他不仅会给我带水杯,还会给我带件外套。有次和爸爸散步,我牵着他的手,慢慢地走着。他的手上布满了老茧,我心疼地问:“爸,你这些年过得好吗?”“还行吧!”爸爸憨憨地回答。“那你幸福吗?”爸爸没有吱声,好一会儿才答道:“你平安健康,我就感到幸福。”泪水瞬间冲出我的眼眶。见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爸爸手足无措,只好拍着我的背说:“傻丫头,医生说了你不能激动的。”我当即钻进他的怀里,“如果是因为我病了你才陪在我身边的话,我愿意天天病着。”爸爸愣了,怒喝道:“净瞎说什么?”

  我很好奇爸爸的再婚家庭是个什么样的,有一次忍不住问了出来。爸爸久久没有回答,仿佛陷入了回忆,半晌后才对我说了句:“婚姻里没有合不合适,只有用不用心。”我似懂非懂,然后告诉他,妈妈也离婚了。爸爸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我的头。

  一个星期后,妈妈回来了。她告诉我,她把重庆的店子转让了,她要好好陪我,照顾我。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盼望了10年,终于可以和父母团聚了。我们三口之家开始以这种奇特的方式生活在一起。可这次,没有争吵,没有硝烟。他们虽然分开了十多年,但仿佛一对老朋友,十分默契。

  以前,他们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可以吵得翻天覆地,甚至大打出手。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有次我睡午觉醒来,竟看到他们在客厅的沙发里,喝着茶,相谈甚欢。这是种什么样的场面啊,那么温馨,那么和谐。我用力地看着,恨不得将这个画面刻入脑髓。

  因为我的病,父母怕耽误了我的学习,就向学校申请让我休学一年。很快,得到了学校的同意。父母征求我的意见,是回老家,还是留下来。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留下来,我希望在这里有新的开始。父母也答应了我的要求。爸爸去找了份工作,而妈妈则在家里一心一意地照顾我。

  这种模式让我很陌生,以前妈妈可是成天忙着生意,天天不着家,现在却成了一个家庭主妇。以前她做事泼辣、风风火火,如今异常细心、温柔。这样的妈妈,我很喜欢,甚至渴望她就这样一直陪在我身边。

  今年过年,我们一家三口去周边旅游。我挽着妈妈,牵着爸爸,幸福得不得了。在湖光山色间,我对爸爸妈妈说:“现在才是我梦寐以求的日子,要是能天天这么幸福,我死了值了。”爸妈当即一同呵斥了我。我俏皮道:“你们现在怎么这么有默契啊,干脆再结一次婚吧。”说完,把他们的手拉在了一起。

  他们没有回答,可他们的手也没有分开。我喜极而泣,当即说,“你们赶紧去把证领了,趁年轻,还可以赶着生个二胎。我帮你们带孩子!”妈妈羞赧地戳着我头说:“真是没大没小,小心我揍你!”爸爸却赶紧护着我,“她脑子动了手术的,你轻点……”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这首歌曾经是许多离异家庭孩子的最爱和最痛,一场意外而至的病痛,让安安赢回了她的父母,还找回了自己的家。但是,有多少孩子,会像安安一样幸运呢?为了孩子,请谨慎结婚!为了孩子,请谨慎离婚!为了孩子,请在你们没有想好之前,做好所有防护措施!

  本文为知音原创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