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 世相百态-冷暖人间-情感频道 - 知音网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01 23:31:47

  江苏宜兴,80后不孕小夫妻沈杰与刘曦突遭车祸,留下4枚受精胚胎与4个悲伤的老人。面对空荡荡的家,四个老人欲哭无泪!

  但四枚受精胚胎是他们血脉的延续,也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经过一年多的艰难诉讼,沈杰之父沈新南获得了胚胎的监管权、处置权。可是赢得官司的他们很快又遭遇到诸多法律空白的尴尬,比如个人不能取出胚胎;而代孕在国内又是违法行为……

  他们能否延续血脉,承欢膝下,慰藉此生呢?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沈新南,江苏宜兴人。1959年生,经商多年,在当地小有名气。妻子邵玉妹是全职太太。儿子沈杰性格内向腼腆,在父母眼里非常孝顺。

  2010年初,沈杰与小他一岁的刘曦结婚,可婚后两年多,刘曦迟迟没有生育。2012年2月,夫妇俩来到南京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就诊,夫妻俩签了试管手术协议。

  此后,他们又多次前往医院就医。在治疗过程中,鼓楼医院获卵15枚,受精13枚,分裂13枚,冷冻4枚受精胚胎。

  9月3日,沈杰、刘曦与鼓楼医院签订《配子、胚胎去向知情同意书》与《胚胎和囊胚冷冻、解冻及移植知情同意书》,明确两人在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实施了试管手术,获卵15枚,冷冻4枚,继续观察6枚胚胎。鼓楼医院在该同意书中明确,胚胎在该中心冷冻保存期限为一年;如果超过保存期,沈杰、刘曦选择同意将胚胎丢弃。

  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确定2013年3月25日为刘曦进行胚胎移植手术。然而就在手术前夜,沈杰和妻子在距离沈家一公里左右的乡间道路上,发生车祸,刘曦当场死亡。而沈杰被送往医院后身亡。

  两个家庭如同陷入悲伤的冰窟。他们不敢想象没有子女相伴的未来,他们都曾动过轻生的念头,但最终被劝阻。

  悲伤中,沈新南突然想起来:孩子的胚胎不是还在医院冷冻着吗?那是他们两家的骨血,是全家的希望所在啊!冷冻的胚胎成了他们人生唯一的希望,唯一的安慰。

  四个老人很快商量:要把胚胎取出来!

  当时,中国尚没有男女双方均离世,双方父母向医院讨要受精胚胎的司法案例。而且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也禁止胚胎买卖和代孕技术。

  幸运的是,对于未移植的胚胎管理还没有明确的规定,这是法律的空白。

  2012年4月,沈新南夫妇与亲家来到鼓楼医院要求取回胚胎,但多次交涉,医院均以没相关法律法规为由拒绝了。

  沈新南请来了律师。律师了解案情后,建议沈新南和亲家先确定胚胎继承权:“你们得先确定胚胎属于谁?”沈新南认为,嫁夫从夫是中国的传统,他觉得儿子留下的胚胎理应由他继承。而刘金法则觉得胚胎为小夫妻双方所有,女方家长也应具有继承权。亲家告亲家的目的在哪里呢?就是为了从鼓楼医院获得胚胎的继承权。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可2014年9月,刚一拿到法院判决,沈新南就迫不及待地来到鼓楼医院。他以为,有判决在手,取出胚胎再无障碍。但他再次失望了。鼓楼医院给他开出两个条件:一是要让当地法院执行庭的人一起来取;二是胚胎只能由医院转给医院,不能转给个人,所以需要另一家医院开出接收证明。但代孕在中国是违法的,没有医院敢接下来。

  这也意味着虽然他赢得了官司还是取不出胚胎!

  为了取出胚胎,沈新南想了各种办法,也被骗过。更让沈新南焦虑的是:与此同时,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2个部门曾联合制定方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

  很快,他们获悉有些代孕机构能帮他们取到胚胎并进行代孕。他们也将最后一线希望投向了这些代孕机构。

  对代孕原一无所知的沈新南,也买来关于生育政策、法律及生理知识方面的书籍,开始利用自己有限的文化知识,昼夜刻苦攻读。他还听了许多代孕培训课程,渐渐地,成了半个专家。

  2016年6月的一天,沈新南接触到了一家海外代孕机构,负责人叫刘保君。刘保君自称是中国最早从事代孕行业的人,懂技术,在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均有代孕基地。他告诉沈新南,虽然国内禁止代孕,但在美国以及东欧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允许代孕的存在。沈新南虽然被骗过几次,但他还是不甘心错过这个可能的机会。

  于是,沈新南从宜兴连夜赶到上海,与刘保君见面。刘保君告诉他,他能搞定从开出医院接收胚胎的证明、保证液氮环境,解冻胚胎、移植手术等整套流程。

  刘保君还看了4枚受精胚胎的相关医院文件和资料,他认定胚胎质量、分裂冷冻情况相对较好,代孕成功率比较大。

  经过协商,刘保君提出了代孕的价钱,“代妈20万,一年生活费10万,做不成,不收钱。”沈新南也提出,诸如:风险谁来承担?代孕妈妈中途流产要不要退钱?流产后的治疗费用谁出?孩子出生后不健康,谁来负担治疗费用……等问题,最终在刘保君信誓旦旦的承诺下,沈新南拿起笔,颤抖着签下字。他必须不顾一切代价地延续沈家血脉。

  2016年6月,在代孕机构的帮助下,沈新南从老挝的一家医院里开出了这份证明。他和代孕机构还分别购买了液氮存储罐,以保证胚胎始终处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环境里。

  12月20日,沈新男等4位老人拿着从刘保君委托的老挝医院开出的证明和2名代孕机构员工、3名宜兴法院执行庭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鼓楼医院。因为有老挝医院的证明,鼓楼医院实验室的人拿着液氮罐走进会议室,把盛有受精胚胎的导管取出,迅速插入沈新南等人带来的进口液氮罐。整个过程只用了十几秒,而等到这一步,沈新南却用了近三年的时间。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胎儿孕育过程十分顺利,但仍有难题需要解决。与其他海外代孕不同,因为沈杰、刘曦已经去世,孩子在国外出生后无法进行亲子鉴定。办理不了中国旅行证,孩子就无法入境回国。

  为此,还没有等到预产期,刘保君就为坤达办理了赴中国的旅游签证,安排她到广州的一家民营医院待产。

  坤达待产期间,沈新南和胡杏仙两家人都争着去医院看完坤达。“我们一定要知道是谁生的孩子,真的太谢谢她了,我们无法报答啊!”但这些都被刘保君阻止了。因为合同上这些都是禁止的。

  2017年12月9日,坤达肚里的孩子在广州出生,是一个男孩。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后,沈新南夫妇和胡杏仙即刻从宜兴飞到广州。他们可是苦苦等待了四年。抱着这个白白净净的婴儿,胡杏仙起了个小名:甜甜。她们希望生活能够苦尽甘来。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4位老人把甜甜接到南京做了亲子鉴定,甜甜正是沈杰、刘曦的儿子。

  如今,甜甜尚未登记户口。沈家特意请了一名保姆,24小时陪护照顾他。沈新南盼望着他长大,但又害怕他长大。他打算先骗着甜甜,告诉他爸爸妈妈出国了。等甜甜大一些、懂事一些,再告诉他自己身世的真相。拿出儿子儿媳的合影照片,邵玉妹抹眼泪道:“新南,你说我们甜甜也是苦命,生下来连自己父母都见不到,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沈新南安慰她道:“但他有四个爱他的爷爷奶奶……”

  甜甜可能是中国迄今为止第一例没有父母的试管婴儿。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意义非常重大。失独家庭的痛,恐怕只有当事人可以懂。但代孕的暗流涌动,说明相应的需求存在,而人伦方面又不得不需要面对。

  对于四位老人来说,甜甜的出生是完成了传宗接代,暂时缓解了两个失独家庭的焦虑。但是,他一出生就没有父母,对这个毫不懂事的婴儿来讲,是不是一件很残酷的事?等他长大,爷爷奶奶在慢慢老去,他又会面临什么样的人生?

  本文为知音原创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