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中国舞蹈界最高奖项“荷花奖”颁奖盛典三亚举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1-14 15:29:09

 1月8日晚,2017年中国舞蹈“荷花奖”颁奖盛典暨获奖作品惠民演出在三亚举行。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1月8日晚,2017年中国舞蹈“荷花奖”颁奖盛典暨获奖作品惠民演出在三亚举行。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1月8日晚,来自海南省歌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的群舞《祖国赞美诗》。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1月8日晚,来自海南省歌舞团附属芭蕾舞蹈学校的群舞《祖国赞美诗》。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获得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奖的《杜甫》选段。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获得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奖的《杜甫》选段。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1月8日晚上的三亚大东海广场灯光炫丽,歌舞纷呈。“舞典华章——2017年中国舞蹈荷花奖颁奖盛典暨获奖作品惠民演出”在此举行。此次盛典对获得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现代舞、当代舞和舞剧舞蹈诗四个子项的获奖作品进行集中表彰,同时,这其中的多个获奖作品在晚会盛典亮相演出,丰富广大三亚市民和游客的文化生活。

  “荷花奖”是中国舞蹈领域内的最高奖项,也是国内仅有的舞蹈类评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颁奖活动是在全国性文艺评奖制度改革后,“荷花奖”首次举办的颁奖活动,于“荷花奖”乃至整个中国舞蹈界而言都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被称为“中国第一只白天鹅”的老一代舞蹈艺术家白淑湘……舞蹈界的多位重量级人物齐聚海南,在盛典余韵中感受海南舞蹈事业近年来的发展风姿。

  “荷花奖”颁奖盛典三亚举行

  从早些年的歌舞诗《达达瑟》、人偶剧《鹿回头》,再到近些年来的舞剧《东坡海南》《黄道婆》、舞蹈诗《黎族家园》,海南舞蹈事业从相对薄弱的基础上起步,广大文艺工作者通过不懈努力取得了不小的成果。这些作品先后登上国家级舞台,为海南赢得荣誉的同时也让全国舞蹈界人士及省外观众感受到了海南舞蹈这些年来的发展变化。

  在冯双白看来,在转企改制后,海南省歌舞团、海口市艺术团等本地艺术院团积极创作,活跃在国内舞台上,多年来的积累让海南舞蹈事业发展有了明显的成效,这是此次盛典选择海南的重要原因之一。

  “经过全国性文艺评奖制度改革,荷花奖的奖项大幅减少,含金量也就高了;与此同时,相较于以前的各自颁奖,此次盛典是我们首次集中颁奖,所以大家都很期待这次典礼的举行。正因如此,许多省市都在争取这个‘首届’集中颁奖的举办权。”冯双白介绍,入冬的三亚作为大量“候鸟”的居住之地,期待能够打造一些文化热点,加之海南本身具备的冬季旅游优势,最终,在海南省委、省政府,省文联以及三亚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荷花奖”颁奖盛典落定三亚。

  作为海南省舞协主席,省歌舞团团长彭煜翔一直推动着颁奖盛典在三亚举办的工作。“海南在加快建设国际旅游岛的过程中,特别今年又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需要引入像‘荷花奖’这样的国家级文化品牌,借助这样的高水平文化品牌,不仅可以为我们带来行业内、专业内的前沿信息,也可以增加我们海南的知名度。”彭煜翔说。

  本土舞蹈人才初露“尖尖角”

  每一届“荷花奖”评选都能够收到来自国家艺术院团、地方艺术院团、艺术院校等多方的大量参评作品,作为中国舞蹈界的“最高荣誉”,其获奖作品也代表着中国舞蹈发展的“最高水平”。

  在本次“荷花奖”颁奖盛典上,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带来的藏族舞蹈《布衣者》、延边大学艺术学院带来的朝鲜族舞蹈《觅迹》、空政文工团带来的独舞《盒子》、四川省绵阳市艺术学校带来的《滚灯》、重庆歌舞团有限责任公司带来的舞剧《杜甫》片段《丽人行》等,以独到的创作理念,高超的展示手法和精彩的舞蹈演绎收获三亚观众的赞誉。

  从一个个独具特色的舞蹈作品中人们也不难发现,除了用舞蹈表现民族特色,展示优雅之外,越来越丰富的内涵被创作者们注入作品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演出中的多个节目,如舞蹈《盛典》《祖国赞美诗》均是由海南省歌舞团及其附属芭蕾舞蹈学校的演员和学生们演出,展示了海南近年来舞蹈人才培养的成果。

  在颁奖典礼上,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王小燕带来了她的“看家”舞蹈——具有浓郁东北特色的秧歌舞蹈《火辣辣的爱》,王小燕曾在国内诸多重要舞蹈演出中表演过这段舞蹈,而此次省歌舞团为其带来的伴舞得到了她的大力肯定。

  期待海南创作更多舞蹈精品

  1950年代的《三月三》《碗舞》,1960年代的《草笠舞》《踩泥》,1970年代的《喜送粮》《踩波曲》,1980年代的《摸螺》《彩线》……从“黎舞之母”陈翘将海南黎乡歌舞带到更广阔的舞台,再到今天的众多根植于这片土地、传承本土民族特色的舞蹈新作,海南舞蹈的发展离不开一代代艺术家们的努力,更离不开这片水土的浸润与培植。

  时至今日,以舞蹈精品亮相国内大舞台,参与国内艺界盛事于海南而言已并非难事,而海南舞蹈真正渴望、需要去做的不再只是简单的“带着作品参赛”,而是要以不断增强的文艺实力在舞蹈界“发声”,让海南成为中国舞蹈事业发展过程中的“节点”,成为舞蹈事业繁荣发展版图中的“聚点”。

  “这些文化品牌的进入不仅是带来一次或几次颁奖,以‘荷花奖’为例,我们希望可以通过盛典吸引更多相关舞蹈培训班、舞蹈比赛来到海南。”彭煜翔说。

  不可否认,对于海南的舞蹈艺术家们而言,略有遗憾的是此次盛典虽是在海南举办,但却未能有本土作品获奖。“我想,这也是在激励着我们不断去创作,提高认识和紧迫感。”在彭煜翔看来,经过多年的打造积累,舞蹈人才已经成为海南具备的优势之一,下一步,创作人员还要不断提高作品的创作编排水平。除了创作大剧目外,也要打造短小精悍的舞蹈作品。”

  看过芭蕾舞《祖国赞美诗》的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认为,旅游产业为海南带来了广阔的文化市场,也打下了不错的观众基础,海南可以借助这一优势考虑成立自己的芭蕾舞团。

  “对于海南的舞蹈事业发展我们还是很期待的,因为这里有着丰厚的民族文化和优秀传统,同时,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里又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冯双白鼓励海南舞蹈艺术工作者多走出岛外,开阔眼界,站在艺术制高点上为海南创作更多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