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坛往事 > 正文

连毕淑敏都无法接受!他们竟如此坚强做出这样的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0-21 10:58:23

  

  听到这里,我那倒海翻江不断眩晕的大脑,猛然间清醒过来。我的天!自己拔牙?大牙?!就是后槽牙了,医学名是智齿。英国南极科考队员当时正年轻,智齿也许尚未最后完全萌出,从而导致巨大痛苦和炎症。不过谁要亲手把发炎的智齿薅出来,那可不是儿戏,须有极大勇气。

  可能听课的学员人数太少,我满脸讶然之色被乔纳森看到眼里,赶紧补充说,那人挺聪明的,事先给自己打了针吗啡,然后又喝了不少朗姆酒。所以,他自己拔了牙,熬过来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确能给自己拔牙,乔纳森展示了那张著名的照片——上个世纪50年代,俄罗斯南极科考站的一位医生,正确诊断出自己患了急性阑尾炎。他知道如果不及时做手术,发炎的阑尾就会穿孔,脓液流淌,很可能变成急性腹膜炎,自己的性命就危险了。如果是别的科考队员得了这病,医生就会立即给他做手术。但现在病的是医生自己,该如何是好?该医生腹腔虽有病,但大脑甚为清晰。他决定自己为自己施行阑尾切除术,最后康复。乔纳森出示的这张照片,就是当年那位苏联医生对着镜子为自己施行手术的情形。以我亲身给他人做过若干阑尾手术的经验看,自做阑尾切除术,从技术上讲并非高不可攀不可思议。前提是有整套的手术器械和当事人的沉稳机警,想来这位前苏联医生此两项都是呱呱叫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这根患病阑尾位置不能太难找。如果该阑尾像个杰出特工,潜伏甚深,镜子里的镜像又是左右颠倒,便会给寻找它增添极大困难。若将腹腔像搜查百宝箱似的兜底翻转,牵拉腹膜引发恶心呕吐,加之高烧等不利因素汇聚一处,那位前苏联医生就命悬一线了。如是胃穿孔、肠梗阻之类更严重的疾患,纵是外科高手,逃过此劫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想想吧,镜子里的一切映像都是左右相反,我们平日里想拔一根白发还常常失手,别说是真刀切除发炎肠管了。

  这个故事,在南极不断听人讲起。在地老天荒远离文明的旷野之处,最可怕的恶魔就是患急病重病。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医治,必险象环生。“及时”二字,在南极内陆操作层面几近神话。就算呼叫直升机,由于气候极为恶劣,飞机常常不能起飞,根本赶不过来。即使在通讯科技如此发达的现在,惨剧依然会发生,几年前就有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