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综艺新闻 > 正文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08 11:36:36

文丨岸芷

纵观第二季度台综市场,头部内容依然是老牌节目“综N代”,诸如,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2》、浙江卫视《奔跑吧2》、东方卫视《极限挑战4》。尽管这三档节目在类型和内容上完全不同,但是首播的节目内容和立意上却都是一致的“伟光正”。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首先,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2》响应“三农政策”应运而生,旨在引导大众由节目出发,关注农产品加工发展目标,关注农业、农村、农民问题。而新一季的《极限挑战》以“向美好生活,出发!”为主题,带领观众跟随“极限男人帮”踏上一段奋斗旅程,勾勒出新时代的美好生活图景,向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同样的,新一季《奔跑吧》内容升级,采用主题模式,在设置上融入更具有时代感和地区意义的主线。第一期节目配合“一带一路”政策到联合国的维也纳总部进行学习访问,积极响应并致力于带动更多人在节目中了解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同时为配合奥地利总统和总理访华提档播出。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随着监管政策的变迁,与前几季节目剧情化、娱乐化的整体风格相较,这几档节目披着综艺的外衣,流着主流价值观的血液,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同步起到了宣传文化、启迪民众的作用。那么,综艺节目与各项政策之间到底有何种关系,接下来笔者将对此进行探讨。

政策监管之下,内容光速调整

近年来,随着不断掀起的综艺热潮,有关部门针对其所存在的问题,各项相关监管政策也相继出台,把控综艺节目导向,净化综艺节目市场,对综艺节目的监管越来越严格,这一波波政策的管控之下,综艺节目在内容尺度、价值导向的把控上愈发谨小慎微。

就拿《极限挑战》这档已经播到第四季的节目来说,这一路走来也可以说是几经风雨,第一季时因版权问题被停播一段时间,第二季又因为其中一期节目被认为“内容低俗,有损社会风气”而被总局叫停;第三季也经历了同样的命运,是去年9月多档综艺被停播的其中一员;而第四季则是开门不顺,原定4月22日首播最终延后一周播出,节目组并未给出延播具体原因。

外加,最新政策已经明确规定,只要是受到整改、警告、停播的节目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的变相复播,转到网络平台也不可以,由此看来,《极限挑战4》将在内容把控上更加谨慎,内鬼、尔虞我诈、复仇等戏剧性元素也将很难出现在节目当中,故而该节目在层层设限下,将会如何诠释“极限”和“挑战”这两方面的内容,或许对于节目组本身就是“极限挑战”了。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由于年初广电总局对嘻哈文化进行大力整顿,《中国有嘻哈》随之改名为《中国新说唱》,也正因为这样,和嘻哈一样原本是地下文化的街舞,由其衍生的相关节目也都高举“爱与和平”的大旗,尽管是剧情综艺,但也相对和谐,甚至在舞曲的选择上也选择一些大众喜闻乐见的传统音乐丰富文化元素,成为当下《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垂直小众文化节目用来规避风险的常规手段之一。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整体而言,对于综艺节目的监管,大体政策包括“限韩令”、“限娱令”、“限薪令”、“星素结合”、“台网同一标准、同一尺度”等,在政策红线边缘试探的综艺节目似在“历劫”,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还是万劫不复,并不在于监管者的一念之间,而是其核心内容和价值取向是否符合主流价值观和市场环境,故而节目制作方万不可为取悦大众,而抱着侥幸心理“铤而走险”。

响应社会政策,相关切题综艺应运而生

综艺节目的价值导向应顺应时代潮流,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意识形态的反应。比如,国家逐步放宽生育二孩的政策标准,从双独二孩到单独二孩再到全面二孩,基于此政策背景,新型亲子类综艺节目《二胎时代》应运而生,为年轻父母提供二胎时代下的育儿新观念。

政策监管下综艺节目求生欲愈来愈强,拥抱主旋律成“金科玉律”?

而前文提及的“一带一路”政策,除了《奔跑吧2》,也在其他类型的综艺节目中有大量体现,《中餐厅》前往泰国,进行中华美食的传播与交流;《旅途的花样》前往摩洛哥、俄罗斯、挪威、丹麦四国,呈现“一带一路”上的风光之美、人文之魅;《二十四小时》系列节目也是深入到“一带一路”各个国家去体验民俗风情,进行文化交流……

也正因为这样,综艺节目类型热潮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政策的影响。比如,在去年7月广电总局发布的《关于把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传播平台的通知》中,提出“进一步强化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公益属性和文化属性”、“鼓励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在黄金时段增加公益、文化、科技、经济类节目的播出数量和频次”、“总局倡导鼓励制作播出具有中华文化特色的自主原创节目”等政策要求,对电视节目的进一步监管。